乱世才女蔡文姬的传奇一生:三次嫁人曹操器重生死不详

才女,似乎总是不被上苍良好对待,“才女”二字更多的是她们背后的辛酸,成长于东汉末年的文姬,更是如此。

蔡文姬,原名蔡琰,字昭姬,后人修史时,因要避司马昭的“昭”字讳,故改记为文姬。

文姬的父亲蔡邕精通书法,善于音律,文姬自小便深得蔡邕真传,可惜迄今为止,文姬所写书法只保留了一帖,该帖也仅有14字,这是中国书法文化史上遗失的巨大财富。

关于文姬的琴艺,相信大家早有耳闻。《三字经》中更是直接唱道:“蔡文姬,能辨琴。”三岁的文姬在庭院玩耍,父亲在房中抚琴,突然琴弦崩断,文姬在庭院自信大喊:“第三根!”而后父亲又故意弹断一根弦,文姬再次辨认回答:“第五根!”

蔡邕在亡命江海,远迹吴会时,曾于烈火中抢救出一段尚未烧完、声音异常的梧桐木。他依据木头的长短、形状,制成一张七弦琴,这便是闻名古今中外的“焦尾琴”,蔡邕逝后,此琴一直陪着文姬度过余生。

文姬就像是一株刚刚盛开的出水芙蓉,迹远而清疏,只愿把香气化作琴音,以馥郁之淡雅,笼罩着世界。可是,倘若这朵芙蓉绽放在滂沱大雨之下,那它的绽放只会成为一个凄清的梦,美丽却又遥远。

这一年,她十六岁,正值豆蔻年华,她的才华是她名扬中原乃至匈奴地区的保证,却也成了她一生的障碍。

蔡邕此时正被董卓势力逼迫,在他手下苟且为官,董卓觊觎文姬的才华与美貌,欲强娶文姬为妻,无奈的蔡邕只好尽快修书一封送往曹操。在这里需要提一下,蔡邕本是与曹操能一起煮酒论英雄的死党,后归隐林中一段日子,却又被董卓强拉入朝。

因为蔡邕的书法和琴艺,也因为文姬受世人瞩目的才华,曹操一直很重视蔡家。因此,一有急事,蔡邕第一个想到的便是向曹操求助。

信的大致内容便是让曹操尽快做主,安排文姬嫁给一位叫卫仲道的年轻人,卫仲道是卫青的后人,卫与蔡自是门当户对,且卫仲道早已对文姬仰慕许久。

可文姬,却不太情愿,因为文姬从未见过此人,有的只是偶尔从父亲口中听闻对此人的赞美之词,但为了不被董卓霸占,文姬也只好认命,无奈出嫁。

或许,也正是因为这样的初不适,推进了浅相遇,也为日后的深相知奠定了基础,日子久了,两人的感情也越来越深,眼看一段才子佳人式的恋情似乎将就此展开,可卫仲道却因病去世……

文姬对世人来说是难得一见的才女,可此时对卫家来说,就只是一个没有子嗣的拖油瓶,甚至被认为是克死卫仲道的元凶。此时的文姬,也只好离开卫府,回到自己的娘家。可不久之后,一个噩耗传来,她的未来似乎一片渺茫。

王允利用貂蝉的美人计将董卓斩于吕布刀下,此时的王允不顾大臣反对,欲彻底清理董卓余党,并扬言要将董卓头颅挂于城墙之上。蔡邕不忍,为董卓求情,正好触碰到王允的雷区,刚好王允将清理余党,蔡邕便如自投罗网,王允便用蔡邕“开刀”。

文姬在短短几月间先失夫后失父,未嫁从父,出嫁从夫,夫死随子。夫与父与子,可以说是一个女人生命中最重要的三个人,文姬却在一瞬间失去了前两个,而自己又未曾有个子嗣,现在她的身边只剩下一把经过时光打磨的焦尾琴,她感到迷茫,此时妹妹明姬的一封信,为她带来了希望。

明姬刚刚痛失一子,希望姐姐前来陪伴自己度过这困难的时光,文姬没有多想,便踏上了旅途,可她不知道,正是这缥缈的希望,让她陷入了十四年的泥沼。

文姬的一生似乎永远无法与“生不逢时”四个字脱离,刚好就在前行的路上,文姬一行人遭遇了匈奴的袭击。

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姬,只好一直抱着怀里的焦尾琴,任匈奴们欺凌。这一次,她的才华成为了她的救命稻草,有的匈奴认出了她,敬重于她的学识,文姬也为他们抚琴,安抚他们躁动不安的心。

左贤王与文姬虽谈不上知音情,却也是一个愿弹,一个愿听,渐渐的,左贤王也识得了琴艺的技巧,那把焦尾琴上留下了第二个人的手迹,文姬感到了久违的幸福,并为他诞下二子。

文姬原以为以后的日子会是两个人的风花雪月,或是四个人的天伦之乐,会是柴米油盐中的会心一笑,会是抚琴作曲中的知音之情,未来不再渺茫,一切都是那么美好。

文姬虽然身处异乡,却似乎有在家乡时也感不到的快乐,如果可以回家,我相信文姬也不愿回家,她虽是才女,但更是女人,经历了这么多苦难,她只想在相夫教子中,度过余生。

或许,美好得不像是真的,那就只是个幻梦……这是文姬在匈奴生活的第十四年,曹操派遣使者,花费重金将她赎回。

就在回家的路上,文姬强忍着与丈夫、儿子离别的痛苦,将眼中的泪水,心中的悲绪,化作那一曲流芳百世的《胡笳十八拍》。

如果可以,她定不会回来,可是她明白,曹操需要她,中原文化需要传承,父亲蔡邕的理想是为国修史,“才女”二字,更多的,也是责任,而这些重担现在便压在了她的身上。

文姬一回来曹操便亲自加封她为御史,让她潜心修史,为中华文化的传承点燃那把火炬,而她,就是那位火炬手,使这一切,能够薪火相传。

此时的她,已年过三十,曹操便做主,将她嫁给了一名不学无术、头脑简单的屯田都尉——董祀。

董祀木讷,对诗词音律一窍不通。鉴于我的猜想,曹操让文姬嫁给他的目的,或许就是怕文姬若碰上贤才,便会威胁他自己的地位。所以曹操便以牺牲文姬的幸福为代价,巩固自己的地位。人,总是自私的。

文姬对曹操深怀感激,也已认命,还好董祀还是可造之才,一年之后,在文姬的指导下,董祀也习得诗词歌赋,虽不精通,也可出口成章。可就是因为有了些许才华,董祀开始蠢蠢欲动,有了外遇。

文姬终究只是女人,心哪能不痛?却也只好将此痛化作笔墨,留下另一首千古流传的作品——《悲愤诗》。

曹操获悉董祀对文姬的不敬,下令将董祀斩首示众。文姬却做出了惊撼世人的举动,她换上一身素衣,将头发披散开来,跪在丞相府前的雪地上,请求曹操收回成命。

当时的天下着鹅毛大雪,为大地留下了浓重的白痕,飞雪之寒,身穿素衣的文姬怎能抵御?但她不怕,她知道,这是作为妻子应对丈夫尽的责任,纵使董祀负她,她也应该真心相待。如此真心,令曹操动容,下令收回成命。

经过此事,董祀自是明白文姬的诚意,也以真心相待,并育有一女,从那以后,文姬坎坷的一生,终于能够走向幸福。这或许是值得我们欣慰的。

文姬的一生,为三个男人付出了真心,第一个却病故,第二个有善始却无善终,第三个终得以白头偕老。

晚年将逝的曹操担心欲称帝的曹丕会对前史官文姬不敬,也为了避免冲突,便命文姬归隐田园,一代才女的一生就此画上句号。

文姬归隐后的生活,不再有史料记载,但我明白她或许能与董祀心心相惜。幸福或许不是良田千顷也不是广厦万间,而只是这般心有灵犀的烟火日子。

那把焦尾琴上变成了四只手的操纵,有时是流水般的空明澄澈,有时是高山般的巍峨壮阔,有时是游龙般的翩若惊鸿……